十大最贵的澳大利亚葡萄酒 第一名竟然是......

十大最贵的澳大利亚葡萄酒 第一名竟然是......
2018年04月16日 15:47 dafabet手机版时尚

  导语:说起澳大利亚的最贵酒款,大部分人只能想到是Penfolds酒款葛兰许,毕竟这可是“澳洲酒王”!但实际上,它在近几年的澳洲十大最贵酒款排名中,也只是位列第三或第四位。不过,排在葛兰许之前的还是西拉酒款,呈现西拉“一家独大”的局面。而今年就不一样了,第一名竟然是一款加强酒!而且还有什么不少新花样,是不是惊讶之余还有点好奇?下面即将揭晓答案!(来源:酒斛网)

  NO.10 Henschke Hill of Roses Shiraz, Eden Valley

  国际均价:¥1947

  翰斯科酒庄(Henschke)位于南澳大利亚的伊顿谷,它是公认的澳大利亚“一级庄”,这不仅因为它几乎和产区同时诞生的悠久历史,还在于它酿出的被誉为澳大利亚之光的顶级佳酿。在素有“澳大利亚顶级葡萄酒指南”之称的“兰顿分级”中,它是唯二有两款作品入选最高等级“Exceptional”的酒庄(另一家毫无悬念的是Penfolds)!如今酒庄在Stephen Henschke和妻子Prue(一位环保主义者)的带领下,继续将追求品质贯彻到底,不仅葡萄园100%通过有机认证,还采用生物动力法管理。他们将伊顿谷和阿德莱德山的原生青草种在葡萄园里,以提高土壤质量和园中的生态稳定。

Stephen Henschke和妻子PrueStephen Henschke和妻子Prue

  实际上,这款名为Hill of Roses的酒款跟大名鼎鼎的神恩山(Hill of Grace)酒款出身相同,都来自伊顿谷有名的单一园Hill of Grace。完全相同的管理自然让Hill of Roses品质不低,虽然果实取自相对“年轻”的未嫁接葡萄树,但它们也历经几十年的光景,绝对是名副其实的高质低产的老藤。虽然有人将其当做顶级酒款神恩山的 “副牌”,但也能入选澳洲十大最贵,足见翰斯科酒庄的实力了得!

  NO.9 Greenock Creek Vineyards & Cellars Roennfeldt Road Shiraz, Barossa Valley

  国际均价:¥2062

  格林诺克酒庄(Greenock Creek Vineyards & Cellars)创立于1978年,但酿酒历史可以追溯到150多年以前。它曾被首届The Age/Sydney Morning Herald Good Wine Guide评选为2011年度酒庄,就连罗伯特·帕克都说:“格林诺克酒庄仍然是南澳大利亚标志性的酒庄之一,它始于伟大的风土,加上老藤和精细的酿造,最终以非凡的成果结束。”

采收中的Roennfeldt Road葡萄园采收中的Roennfeldt Road葡萄园

  Roennfeldt Road是酒庄最小的一块葡萄园,这里种植的都是跨世纪的老藤西拉,Roennfeldt Road Shiraz就产自这块绝佳风土之地。其1995、1996、1998、2002年份均是罗伯特·帕克笔下的满分酒款!其余年份同样品质稳定,很多都有着不低于95分的高分。高品质赋予这款西拉不菲的价格,加上Roennfeldt Road少的可怜的产量——每公顷仅有1~1.5吨,所以更加受到人们追捧,往往是刚上市便被抢购一空。

  NO.8 Chris Ringland Hoffmann Vineyard Shiraz, Barossa Valley

  国际均价:¥2436

  Chris Ringland虽然成立时间不长,但绝对是当之无愧的澳洲膜拜级酒庄。酿酒师Chris Ringland从12岁便开始酿酒,罗伯特·帕克称他是“(酿造)西拉的国际特级大师”,曾给他的作品打了5个满分!Chris Ringland在衰退的老藤上重新嫁接以保留住古老的根系,同时完全尊重自然不做过多干预,这些管理智慧都让酒庄作品极受欢迎。

在园中修剪的Chris Ringland在园中修剪的Chris Ringland

  这款Hoffmann Vineyard Shiraz很明显来自Hoffmann Vineyard,它是由Chris Ringland和来自葡萄种植家族的Adrian Hoffmann合作酿制,两人将他们对自然、风土的拥护全都用这款酒表现了出来:采自60岁以上的老藤西拉,根据成熟度分批手工采摘,装瓶之前绝不进行过滤和澄清……当中繁复的工作绝对不止这些,这从每年绝不会超过2400瓶的产量上也能窥见一二。

  NO.7 Penfolds Bin 707 Cabernet Sauvignon, South Australia

  国际均价:¥2445

  著名酒评家James Halliday曾这样评价奔富,“在新世界或旧世界,没有其他单一酒庄品牌具有奔富的深度和广度”。早在1907年,奔富就是南澳大利亚酒庄里的巨头,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奔富几乎垄断了澳洲的整个葡萄酒市场。之后葛兰许的出世,又让它成为澳大利亚葡萄酒的象征。“澳大利亚年度葡萄酒生产商”、“年度进口商/分销商奖”、各大国际赛事的金奖……这些对于奔富来说都是拿到手软的荣誉。

1939年拍摄的Penfolds葡萄酒商店之一1939年拍摄的Penfolds葡萄酒商店之一

  Bin 707一直有“赤霞珠中的葛兰许”之称,实际上它跟葛兰许“师出同门”——均是酿酒师Max Schubert创建的酒款。它原是纪念波音707诞生100周年发行的限量款,在1970~1975年间因为没有相应品质的葡萄而停产,之后的1981、1995、2003、2011年也是如此。正是对品质的严格要求,Bin 707的酿制完美展现了奔富对跨酒庄、跨产区选材的深刻理解,而它也被广泛认为是澳洲赤霞珠的标杆。

  NO.6 d‘Arenberg The Daddy Long Legs Extremely Rare Port, McLaren Vale

  国际均价:¥2685

  诞生于1912年的黛伦堡(d‘Arenberg)也是澳洲历史悠久的酒庄之一,它的葡萄园全部通过了NASA(North American Securities Administrators Association)有机和生物动力学认证。酒庄采用散养绵羊的方法来控制杂草生长(这可能也是酒庄餐厅烤羊排如此美味的原因之一吧),甚至还会坚持人工脚踩来破碎葡萄。黛伦堡也是澳大利亚唯一一家在酿造白葡萄酒时用框式压榨机压榨的酒庄。

人工脚踩破碎葡萄人工脚踩破碎葡萄

  值得一提的是,庄主Chester Osborn是个嬉皮士死忠粉,他的举动常不被人理解,就连酒庄作品也深受其影响,就比如酒款名称,除了这款“爸比的大长腿”加强酒,另外还有“死胳膊”、“足球”、“钱蜘蛛”、“树桩跳”……

  这是除第一名之外的另一款加强酒酒,虽然d‘Arenberg的西拉酒款也是罗伯特·帕克笔下的超高分获得者,但歌海娜酿成的The Daddy Long Legs Extremely Rare Port的产量极其稀少,因此也就更贵。

  NO.5 Bass Phillip Reserve Pinot Noir, Gippsland

  国际均价:¥2774

  相信在澳大利亚,不会再有像Bass Phillip一样对产量把控的如此严格的酒庄。这里的葡萄园每公顷种植着9000株葡萄树,每株产量仅有270克,这大约是勃艮第每公顷10000株种植密度下产出的一半!酒庄崇尚以简单、传统的方式酿酒,不要说使用有机农药和天然酵母、不澄清过滤这样的“大规则”,它竟然连酿造过程中的机械运作也要减少!大概也正是如此,才能酿出细腻优雅、足以媲美优质勃艮第的黑皮诺!

庄主Phillip Jones和黑皮诺葡萄树庄主Phillip Jones和黑皮诺葡萄树

  酒庄的这款黑皮诺,原料只来自园中的5排葡萄藤,所以每年的产量只有40~70箱左右,是真正的一瓶难求!加上它如丝绸般顺滑的单宁,以及难得的可窖藏数年的品质,很多黑皮诺收藏家对它都十分偏爱。Andrew Jefford MW甚至因为它的存在,认为澳大利亚的黑皮诺要比西拉更成功!

  NO.4 Penfolds Grange Bin 95

  国际均价:¥3707

  Penfolds酒款葛兰许的故事可以说是广为传颂,酿酒师Max Schubert在1951年创立了这款酒,虽然最初并不被看好,甚至一度被禁止酿造,但时间证明Max Schubert的坚持是在为我们挽留住一款伟大的作品。如今葛兰许是大家公认的“澳洲酒王”!不仅是“兰顿分级”里的最高等级“Exceptional”,还被选为南澳大利亚文化遗产!

  虽然Grange位居第四名,但它神圣的历史地位不会受到丝毫影响,而且我相信,它在一些酒友心中仍然不可代替。

  NO.3 Henschke Hill of Grace Shiraz, Eden Valley

  国际均价:¥3752

  翰斯科酒庄即便在世界顶级佳酿的出产者中也是举足轻重的一个。它酿制的神恩山是与葛兰许并驾齐驱的澳洲最顶级的佳酿,James Halliday就曾评价说:“神恩山是继奔富的葛兰许之后,又一个成为澳大利亚红葡萄酒标志的酒款”。

  但和葛兰许将各地优秀的葡萄园汇集不同,神恩山只产自同名葡萄园,且只从19世纪60年代种植的、如今将近160岁的未嫁接老藤上手工采摘葡萄(所以为了保护葡萄园,外来人员进入葡萄园都需要对鞋底进行严格消毒)。可以说酿造的Hill of Grace不是葡萄酒,而是历史!所以这款酒有钱也不一定能买到也就不足为奇了。

  NO.2 Torbreck The Laird, Barossa Valley

  国际均价:¥4063

  托布雷酒庄(Torbreck)建立于1994年,虽然仅仅成立24年,但得益于创始人David Powell的“打造巴罗萨谷老藤西拉葡萄园”的理念,酒庄几乎全部都是100~165岁的老藤!罗伯特·帕克称赞David Powell是天才,也认为Torbreck的作品是“地球上最令人兴奋地酒”,他甚至还将Torbreck入选在《世界顶级葡萄酒及酒庄全书》之中!除此之外,它也是James Halliday评定的双红五星酒庄!

  The Laird选自酒庄珍稀的老藤西拉,并且只在优质年份出产。自2005年上市以来,只有2005、2006、2008、2010、2012、2013这六个年份,但其中有三个是帕克满分,另外几个也是97分以上的超高分!

  NO.1 Seppeltsfield Para Vintage Tawny, Barossa Valley

  国际均价:¥37702

  澳大利亚最贵酒款的桂冠,曾连续四年属于同一款西拉,但今年却出乎意料的是一款加强酒酒!而且它的价格是第二名的9倍有余!这也说明它的来历可不简单。Seppeltsfield的历史起源于1851年,创始人Joseph Ernest Seppelt不仅发掘了巴罗萨谷的葡萄酒潜力,还是澳大利亚酿造加强酒的先驱。酒庄之后在加强酒的酿造方法上做出了很多历史性的创新,到20世纪初,它已经成长为澳大利亚最大的酒厂。而“百年极爱抢救”Para Vintage Tawny Port就是它最得意的作品。

  如今,Seppeltsfield是世界上唯一一家,每年发布一款具有百年历史的单一年份葡萄酒的酒庄。这款稀世珍品获得了各大酒评家的喜爱,罗伯特·帕克给它的1908、1909、1910、1913年份打了满分,就连James Halliday都把他十分“吝啬”的满分给了Para Vintage Tawny Port(虽然James Halliday打分普遍偏高,但其对99分和100分非常吝啬),不愧是被视为澳洲“国宝”的酒款!

  今年的澳洲十大最贵酒款,可以说是经历了“大洗牌”,虽然仍是西拉酒款占绝大多数,但当中一些酒款甚至酒庄都发生了变化,而酒款风格和葡萄品种也更加多样,头名jia也打破了连续4年西拉“夺冠”的局面。澳大利亚葡萄酒的未来还真是让人期待!

秀场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