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度的“维多利亚的秘密时尚内衣秀”如约而至。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维密秀已经成为了一个让全球网民普天同庆的大秀,光是这一场秀,其关注度和热议度,就足以与一整个时装周相提并论。

中国古人用来形容一个人的力量能够匹敌比他单位大得多的势力,常会用到:以一当百、富可敌国……

只用一场秀,就能匹敌一个时装周在互联网上的声浪。

这听起来简直有点疯狂。

或许从下面这些关于今年这场大秀的数据,我们就可以解读出,为什么维密秀能够击中全民的High点:

20

今年是“维多利亚的秘密”20周年,因此继去年的伦敦大修之后,今年这场大秀也就回到了品牌的大本营:纽约。

秀场所在地是美国国民警卫队(United States National Guard)办公室,嗯……军队与内衣……听起来有一种特别融洽的美好气氛……

 47

这是今年大秀所有模特的总数,其中有两位中国超模,分别是奚梦瑶和何穗。

75

本次大秀共有75个LOOK出场,其中包括46个翅膀造型。

奚梦瑶和何穗今年终于代表中国超模,第一次背上了翅膀。

要拥有翅膀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这完全看设计师的心情以及他们眼中到底谁最适合戴翅膀。

即便是签约天使,也未必可以戴上翅膀,像是Erin Heatherton第四年刚得到翅膀,Flavia Oliveira在第五次走维密秀时才拥有翅膀,Isabeli Fontana则在第八次才得到了翅膀。还有很多超模走了很多年,一直都没有翅膀。

5

这是中国超模参加维密秀最多的次数,目前拥有这个数字的是中国超模何穗,她从2011年开始走维密秀至今,连续走了5次。

这是她今年的两个造型:

中国超模刘雯今年因为代言等各种原因,依然缺席。但她是最早加入维密秀阵营的中国超模,从2009年到2012年,她连续走了4年。

奚梦瑶自2013年首次加入,至今一共连续走了3次。

这是她今年的两个造型:

秦舒培只在2012年走过1次。

6

本场大秀共分为六大主题:

这六大主题分别是:

Exotic Butterflies

Fireworks

Portrait of Angels

PINK USA

Ice Angels

Boho Psychedelic

15

并非所有走秀的超模都可以称为“天使”。

事实上,只有维密官方签约的超模,才能拥有“天使”这一称号。

今年走秀的天使一共有15位,其中包括Alessandra Ambrosia、Adriana Lima、Behati Prinsloo、Candice Swanepoel、Lily Aldridge这5位老熟人,以及Elsa Hosk、 Jac Jagaciak、Jasmine Tookes、Kate Grigorieva、Lais Ribeiro、Martha Hunt、Romee Strijd、Sara Sampaio、Stella Maxwell、Taylor Hill这10位新晋天使。

12

超模Adriana Lima透露,她通常在走维密秀前12个小时就停止饮食,连水也不喝,目的是为了防止浮肿。

虽然不是所有超模都如此,但大部分参与走秀的超模都会选择在秀前至少12个小时开始断食,因为她们认为在秀上必须展现完美的身段,不允许身材线条出现任何瑕疵。

16,000

也不是所有人都热爱维密。之前维密于官网发布了新的广告形象大片,但这个名为“The Perfect Body”的宣传语,却在英国引来16000人联名抗议。

原因是这些人认为这样的广告形象和宣传语,会误导孩子们为了瘦身而进行不健康的节食。

不少家长认为,他们希望孩子们可以健康快乐地成长,不要为了身材和容貌而在童年留下许多痛苦的回忆。

也有不少人认为,这种广告是对外表的歧视,一些体形偏胖者觉得他们虽然没有瘦骨嶙峋的身材,可是他们仍认为自己是美的。

2,000,000

200万美元,这是今年的Fantasy Bra的价格。

这在历年来的Fantasy Bra中并非最贵的,不过根据以往的情况,这副Bra存在的意义依然只是展示而已,在秀后它的命运应该跟之前的Fantasy Bra一样,被拆解掉之后单独出售宝石。

今年佩戴这款Bra的天使,是“老面孔”Lily Aldridge,将出现在Fireworks环节!这副Fantasy Bra耗时685小时,使用了126颗钻石,400余颗其他珍贵宝石,总重量375克拉。

20,000,000

两千万美元。这是维密秀办秀花费的金额。历史上每一场维密秀的开销都并不相同,但近几年的花费却一直居高不下,甚至达到了两千万美元的天价数字。

这个金额包括了场地装修费、模特聘用费、邀请嘉宾演出等一系列的开支,虽然没有马云办一场双11晚会来得惊人,不过在全球来看,亦是开支最高的秀了。

这样算起来,外面流通的要价10万人民币一张的秀票,简直算是“良心价”了……

132,000,000

这是自Fantasy Bra诞生以来,一共20副Fantasy Bra的总价。合计1亿3200万美元。

以下是全部回顾:

维密史上第一副Fantasy Bra,诞生于1996年,当时名叫“Million Dollar Miracle Bra”,顾名思义就是价值百万的内衣。其定价为100万美元,由Claudia Schiffer佩戴。

1997年的Diamond Dream Bra,价值300万美元,由Tyra Banks佩戴。

1998年的Dream Angel Fantasy Bra价值500万美元,由Daniela Pestova。

1999年的Millennium Bra价值1000万美元,由Heidi Klum佩戴。

2000年的Red Hot Fantasy Bra是史上最贵的梦幻内衣,价值1500万美元,由Gisele Bündchen佩戴。

2001年的Heavenly Star Bra价值1250万美元,由Heidi Klum佩戴。

2002年的Victoria Fantasy Bra价值1000万美元,由Karolina Kurkova佩戴。

2003年的Very Sexy Bra价值1100万美元,由Heidi Klum佩戴。

2004年的Heavenly “70” Bra价值1000万美元,由Tyra Banks佩戴。

2005年的Sexy Splendor价值1250万美元,由Gisele Bündchen佩戴。

2006年的Fantasy Bra价值650万美元,由Karolina Kurkova佩戴。

2007年的Holiday Fantasy Bra价值450万美元,由Selita Ebanks佩戴。

2008年的Fantasy Miracle Bra价值500万美元,由Adriana Lima佩戴。

2009年的Harlequin Fantasy Bra价值300万美元,由Marisa Miller佩戴。

2010年的Bombshell Fantasy Bra价值200万美元,由Adriana Lima佩戴。

2011年的Fantasy Treasure Bra价值250万美元,由Miranda Kerr佩戴。

2012年的Floral Fantasy Bra价值250万美元,由Alessandra Ambrosio佩戴。

2013年的Royal Fantasy Bra价值1000万,由Candice Swanepoel佩戴。

2014年的Dream Angels共两副,每个都价值200万美元,由Adriana Lima和Alessandra Ambrosio佩戴。

今年的Fireworks Bra价值两百万美元,由Lily Aldridge佩戴。

7,500,000,000

2013年的营业额为67亿美元,2014年营业额约为59亿美元,今年的财报因为距离维密的财年结束时间尚早,所以未能获得,但截止至今年5月2日的一个季度里,其品牌总销售额为25.1亿美元,同比上涨5%。因此有分析家预估2015财年内,维密的营业额约为75亿美元。

难怪可以一掷千金办大秀。

从上面的数据可以看出,“赚得多所以舍得花”的道理,对于维多利亚的秘密这个内衣品牌来说自然是适用的,一个预估今年营业额很可能会达到75亿美元的品牌,花费2000万美元办场秀自然眼睛都不眨一下——而预算,正是制约时尚行业办秀规模的决定因素。

大多是时装品牌并不会舍得下血本砸钱办秀,只有像Chanel、Dior、Louis Vuitton这样的豪门,才会砸重金把每季秀场都打扮得美轮美奂。这也是为什么巴黎时装周通常比其他三大时装周要更吸引人的原因——毕竟除了衣服好看,秀场的华丽程度也是让人关注的焦点。

维密的秀场历来豪奢之至,而历年各季秀上像是Justin Timberlake、AKON、Katy Perry、Rihanna、Nicki Minaj、Selena Gomez、The Weeknd、Taylor Swift等当红艺人的现场演出,更是让一场内衣秀,成为了仿佛时尚界春晚一般的豪华演出。

当然,除了豪华排场让人high之外,真正让维密秀会受到关注的,还因为这场秀的属性:

内衣秀。

对于大多数人来说,高级时装虽然看着有趣,但毕竟不是行内人的话,就没什么兴趣去研究所谓的廓型啊剪裁啊面料啊解构啊,也就是说,“事不关己”。

而内衣则不一样,有些女人会想要看这种私密单品,究竟能被鼓捣出怎样的款式;有些男人则只关心哪个超模身材好哪个超模脸蛋佳,有了名正言顺看性感女郎的借口;有些基佬则会兴奋地研究各种台前幕后的撕逼故事,最好还能边看走秀视频,边超模上身自己披个床单在客厅里走几圈……

换句话说,内衣秀让所有人都能找到自己的兴趣点,而且还能套上“时尚”的伪装,人人乐在其中。

几乎没有什么人在严肃地研究这些内衣的设计,

当一个个巨大的翅膀被超模们背上天桥的时候,大家才会兴高采烈地评论着谁更美。

  从这种意义上来说,

维密秀满足了拜金主义的物欲幻想,亦满足了娱乐爱好者们的八卦心理,同时还以视觉感官的直接刺激作为药引,勾起了人们对于华美和幻梦的瘾。

这正是典型的美国式时装产业的作风:挂钩娱乐,伙同拜金。赤裸直接,但简单有效。

我认为这是维密秀成功而且聪明的地方,作为内衣品牌,它没有忸怩,它也不曾自抬身价,它所做的就是不断炮制娱乐话题,并用极其华丽的外衣去包装它,并套上“梦想”作为标签。它让所有人都无法抗拒其魅力,纵然是彻头彻尾洋溢着商业气味的做法,可是在这个马云有钱能使凯文大叔和007都帮忙推磨的时代,没有人会去反对它的正当与合理。

将隐私打造成情趣,

维密三十几年前就做到了,

多聪明!(作者独家授权dafabet手机版网使用,请勿转载。)